Miss.咸鱼

一看名字就知道此人为2B患者晚期,没得救了的那种

不是文手,不是画手,只是单纯的想搞事而已

请叫我咸鱼小姐(人家还没结婚呢~)

头像表立场

背景表本命

(我没有手机号验证啊,更不了文啊对不起啊。(இωஇ ))

即使是上学迟到了也要发出来

P1缓冲注意
自学党注意
阴影渣注意
描图有
瞎搞有
对不起镜花有

日文是我按印象写的

【我英乙女】我只想当条咸鱼(四)

今儿个天气良好,正值七月份的正午,艳阳高照,警局外的空气被太阳晒到膨胀发热;风一吹,热浪铺天盖地的向外面的脸席卷而来。

警局内开着空调,然鹅此处的的空气,也被一众次瓜群众的目光直射的热辣辣的。

小绿子一众的内心是惊讶的,咸鱼的内心是惊吓的。

一、二、三、起:
最怕空气突然间安静~

“咕”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不知道是哪位次瓜群众狠狠地咽了口口水,众人才反应了过来。

“别、别看我。”
[我的脸八成会吓到他们的。]

右手胡乱的在空中挥着,似乎想挡住什么;左手捂住了脸,巍巍颤颤的向后挪了挪。

可是没挪两步就自己绊倒了自己,摔坐在地上。

四肢并用地更加惊恐的向后退去。

蜷缩在墙角,把头埋在膝盖上,双手抱住了膝盖,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身体,瑟瑟发抖。

“求你了,不要看我,求你、求你、求你了。呜呜。”

从喉咙里发出的是不符合这个年龄的少女该拥有的充满了恐惧而又沙哑的声音。

周围的人都被吓着了。

……………………

一位少女正在笑着。

[呐,这次的拜托你了哦!]

[好的!]

少女笑的格外开心。

…………


[呐,这次的也拜托你了哦!]

[好!我们是朋友嘛!]

少女依旧是笑着。

日复一日,无论遇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做了什么,依旧是笑着。

【clown】


………………………………



[就这样对她好吗?]

[呵,看她笑的那傻样,长的像瘦猴子也就算了,还笑的渗人。]

[还喜欢做些让人好笑的事,这不是小丑还是什么?]

[但……]

“哒哒哒”

脚步声打断了她们的谈话。

仍旧是那个少女,她走进了教室,背起了书包,转身就走,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走之前还对她们挥了挥手,而她脸上的笑容依旧灿烂。

[她是不是听见了?]

[怪胎,真是个怪胎,]咬牙切齿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还能笑的出来啊!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啊!!!]

【cheat herself and others】


……………………………………………


少女走进教室,看见了电子黑白上的字,愣了愣;看了看时间,再看了看周围的人群,默默地走近了总闸。

“咔嚓”、“咔嚓”

一上一下

然后依旧是笑着的在众人的讶异的目光下,轻快地走向了座位。

正有人想来找茬,但是随着脚步声,老师来了,那人也只好作罢。

似乎是个导火索,之后的类似于这样的事情,似乎变本加厉害了。

三楼                     [欸?]

推下                     [谁?]

看见                     [再~见~]

凶手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惊恐                     [你……]

刺痛                     [好疼]

昏迷                     [为什么?]

住院                     [你的同学来看你了哦]

嘲讽                     [嘿呀,小丑同学我来看你了哦~]

事实                     [来啊,继续笑啊小丑小姐,即使骨折
                             了也要来继续来逗我们开心啊~]

离开                     [啊啊啊啊啊!!!!!!!]

转头……镜子……恐惧……学校……议论……习惯……

                                   [麻木]

裙子、抛弃

裤子、穿起

遮住、眼睑

性别、忽略

凝固、嘴角

人们记忆中少女的脸上永远都定格在【笑容】的那一刻。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看见少女有过其他表情。

【reap the fruits of hers actions】



那人、是谁?

       啊……

好像、是……


一睁开眼,映入咸鱼眼的就是是“小绿子”那颗离自己不到十厘米的绿油油的脑袋。

“啪叽”

咸鱼爪一挥,果断的把“小绿子”推开。

“我擦,鼻涕要落到我脸上来了,恶心死了。”

顺手摸了把自个儿的脸。

[嗯~还是熟悉的感觉。]

“啪嗒、啪嗒”

“太……好了。”

[真的是太好了。]

抬起双手,盖住眼睑

“呜呜呜……”



“小绿子”一脸懵逼地望着刚刚还把自己呼了一巴掌后没几秒,又哭了的咸鱼。

小绿子:Σ(っ °Д °;)っ

[哭、哭了?]

“怎、怎么了?还是有哪里不舒服吗?”声音微颤,丝毫没有想刚才还被咸鱼呼了一巴掌的“小绿子”,刚想伸出手去安慰下咸鱼,却发现——

自己动不了了

[身、身体好重,怎么回事?]

视线缓缓向下移,发现自己身上有一圈淡淡的光晕时,顿时欲哭无泪。

因为这圈光晕与他在河边捡到咸鱼时,从咸鱼身上散发出来的光晕是一样的颜色,只是那时是深到接近黑色的蓝色,但是现在他身上的颜色是浅了很多的湖蓝色。

嗯?在河边捡到的……嗯……果然是条咸鱼(你的关注点在哪儿?)

由于小绿子动不了,所以此时病房里只有阮琪的抽噎声在回响。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本店的《倩女幽魂》《床下有人》《午夜凶铃》等等一系列恐怖作品都可以出租了了啊,过来这个村就没电了。

[但是,再怎么哭也没有用了;所以啊,这是最后一次了,嗯!最后一次了哦。对不起……]

阮琪努力的安慰自己,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后才缓缓的抬起头;然后……

然后就看见了一脸欲哭无泪的小绿子。

一名原谅色发色的,一脸的生无可恋的被不知名的光晕折磨疯了的小盆友,与这条刚刚哭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绷带打湿并糊在脸上的咸鱼就这样对视了数秒。

室内充满了既尴尬而又诡异的气氛。

“你、怎么了??”

“动不了了。” 依旧生无可恋脸

咸鱼小同学现在才发现“小绿子”身周有一圈淡淡的蓝色的光晕。

“你周围糊着的那圈蓝色的是啥东东?”

“小绿子”默默地瞪着咸鱼,表示[你TM都不造,劳资怎么可能知道啊!]

但是,据我这几天的细致观察,我们的好学生“小绿子”童鞋并不仅不会说得如此之难听,而且内心也不会吼出此般的粗鄙之语来。

当然,也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一说法,保不准是从咸鱼身上学来的呢?




咸鱼抬起右手,张开食指和拇指摆成八字状,缓缓的放在下巴上后,将小绿子上上下下的扫描了一番,认认真真的经过一阵子深思熟虑后,突然发现……

[感觉……这玩意,咋子有点……眼熟?]

“你身上糊的那一圈是不是荧光粉?”

“哪有人会把荧光粉糊那么多在身上啊!”

“有啊!我!”义正言辞脸

“……”
满脸大写嫌弃

“那么……荧光油漆?”

“……”
一脸的不(guan)想(ai)理(zhi)你(zhang)的眼神

“是吧!是吧!”毫无自觉

“我在河边找到你时,你身上糊的是一圈颜色更深的。”

“……”

“我感觉现在像是在经历鬼压床,重死了,快想办法解决!”怒气冲冲

“你让我想我也不造怎么办啊~”
抬手、耸肩,一气呵成的动作外加满脸无辜。

“这不是你的个性吗?”
握拳,头上冒出井字

“瓦特?”咸鱼五脸式懵逼

[穿越就送个性,这好像不是我这条咸鱼应该有的属性啊?]

“别装了,医生都说了,你难道没听见吗?”

“……”
[对不起啊,我日语废我对不起你了啊,我身为天朝人不会日语对不起你了啊。所以啊……你一本地人是不是TM很了不起啊!]

这不是重点啊喂,咸鱼。

“快想办法!!!”

“朕不想因为帮你而耗费朕金贵的脑细胞。”

“……”

我觉得小绿子快被咸鱼脑回路给气死了。

“难道我还能让你轻到飘起来吗?”张开双臂,大力向上挥

然后——

“啪叽”

这是伴随着咸鱼摆出一副要将什么东西向上抛出去的架势之时所发出的声音。

沉默ing

咸鱼艰难的转动脑袋
向上
只见——

小绿子整个人都粘在了天花板上。

没错儿,就是粘。

想看撞坑绝技的小朋友们就别想了,小绿子还没有重到能够把天花板撞出一个坑来的地步。

咸鱼:what happened?

小绿子也被惊得花容失色(?),忽略了身上的痛觉。

[妈耶!这明明就是一个不可能出现本咸鱼身上的用来做猪脚的叼炸天个性!]

“咕咚”

狠狠咽了口哈喇子的小绿子这才发觉身上已经一点儿也不重了。

活动了下胳膊

“嘶!”

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熟悉的自己小时候睡觉睡明明得好好的却非要来个作妖一个灵活的翻身愉快的享受了一番低空跳崖的那种酸爽。

阮琪依旧抬着头,盯着被疼的龇牙咧嘴的小绿子。

咸鱼:( ̄y▽ ̄)~*捂嘴偷笑
[妈耶~好玩。]
神TM好玩(摔ing

于是,在阮琪卓越(?)的控制能力下,小绿子经过了一波从天花板到地板,从轻飘飘到重死人的几个过程后,终于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地上。

小绿子:呕~

感谢小绿子为咸鱼的科研事业而献身~
啊呸!说好的稳当呢?

在提上爬了很一会儿的小绿子一抬头,就看见盘腿坐在他面前不远处的地板上,正笑的一脸没心没肺的咸鱼。

小绿子:我好生气哦~可是啊~还是要保持微笑哦~

“你还好吧?”阮琪睁着她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小绿子。

这TM不是废话吗?

可是我们可怜的小绿子也只能打碎了牙儿往肚里儿使劲儿吞。

此后,咸鱼在小绿子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我觉得我得改成不定期更新了

晚来的生贺。(我觉得发型很销魂。)

古装注意。

明明昨天已经画好了的,却放在学校里忘拿回来了。

敦敦生日即使手机被禁也要哭着喊着找同学借手机来发图。

【我英乙女】我只想当条咸鱼(三)

前几篇都有暗示女主的个性和小绿子身份的地方,你们看到了吗。
我觉得小绿子的暗示挺明显的。
这篇女主的个性暗示的更明显。

以下有原创路人打酱油人物


今天,是自阮琪第一次睁开眼后的第三个月。

适应力强大如阮琪,在经历了被这个世界的世界观所惊吓,到惊讶,再到平静后,最终能够冷静的操着一口带着浓郁的家乡口音的半吊子日语和别人唠嗑唠嗑日常了。

没错,她经现在的处境就是传说中的狗血穿越。

俗话说的好,伤筋动骨一百天。不过,对于早在两个月以前就能下床了的阮咸鱼,这句话显然对她并没有什么卵用。lucky如阮琪,在经历了不穿戴任何安全保障装置的真人版“过山车”后,不仅没有缺胳膊少腿,也没有骨折,有的也仅仅是严重的皮外伤。

而现在的阮咸鱼已经能够使用自己的双腿在地上来欢快蹦哒了。

饶是见多识广的治疗阮琪的主治医生,在听了阮琪那操着一口半吊子日语的陈述后,也被下了一大跳,不禁感叹起阮琪的幸运来。

一旁陪伴着的“小绿子”在听了阮琪的陈述后,更是悄然泪下,下定了绝心要给阮琪好好的补一补。说是要用美味的食物来安慰阮琪幼小的心灵。

然后,阮咸鱼的菜单就变得丰富了起来。

于是乎,在“小绿子”的精心喂养(?)下,不仅身上的绷带也被拆的七七八八了,而且还成功的圆润了一圈, 不过依旧是糊着一脸的绷带。

主治医生balabala地给阮琪讲了一堆有关阮琪脸上的绷带的事情,但总结能力强大如阮琪,把医生的话完美的总结成了——

“你可能需要先带个墨镜才能拆脸上的绷带”。

好嘛,阮琪小同学表示,我认怂,我不拆。

本来,可以一直待在医院里养老,哦不,是养伤的阮咸鱼,此时,正在遭受她人生中的一场空前绝后的巨大危机——

她进了局子。

[妈耶!像本咸鱼这样“优秀”的“三好学生”,为啥会被请进局子里来喝茶?]

孩纸,are you sure?

抬头,挺胸,收腹,僵硬而又笔直的坐在板凳上,对于咸鱼来说,那位警官说的话完,全就是左耳进右耳出。

[条子蜀黍你敢不敢把把语速再放快点,都跟你们说了,我是中国人。即使我能勉强听懂,但你们起码配一个翻译官给我啊,你们是不是一致认为中国人的日文很666啊!]

可是坐在对面的警察蜀黍并没有听到阮咸鱼内心的呐喊,继续给阮琪灌输着“心灵鸡汤”。

突然,阮琪脑子又一抽……

“Can you peak more sloly,I can't hear clearly.”

坐在对面的某条子一楞。

[啊哈哈哈哈,体会到了来自本咸鱼英语学霸的威慑力了吗?]

只见条子蜀黍从容而又淡定的拿起了手边的杯子,淡定的抿了口水,淡定的缓缓的张开了嘴……

“ Your English is good .Who taught you? ”

这回就轮到阮咸鱼愣着了。

[我去,条子蜀黍,你哪国人?这一口浓厚的伦敦音闹哪样?]

“ Uncle police, you are good at English, too!”
[留过学的为毛还在这里凑热闹当条子。不行!不能给大天朝的同志们丢脸了。]

“ Because I've been studying in Britain.”
[哼,小朋友,跟我斗,还早的很呢。]

一边,是想着不能给天朝人丢脸的脑袋里千回万转的咸鱼;而另一边,是想着不能给自己丢脸的在英国留过学的条子蜀黍。于是乎,正义的人民条子(划)警察与“优秀”的“三好青年”阮琪,开启了他们的英语学霸的交谈之路,欧不,是用英语互怼。

所以,你们是不是在欺负我们这群学渣。

以下全程为英文对话:

“啪”

阮咸鱼拍案而起。

“你们早说让我来是来个DNA检测,好查一下我的身份啊!”

“我说了啊~”警察蜀黍摊了摊手,耸了耸肩。

“太快了,听不懂! ”[装,装你煤的无辜!]头上冒出井字。

“那你英语怎么这么好?”

“这叫做‘天朝人+腐女’的战斗力。”

警察蜀黍表示他无fuck说
咸鱼乘胜追击

“你能想象三个月前对日语一窍不通,到现在能够在能够在没有人教的情况下操着一口乡音和别人唠嗑吗?”

“你造我多么不容易吗?”

“额……”

“shit,劳资是中国人啊!”

“ あなたの心の中にBの数はありませんか? ”

[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大天朝人和腐女的威慑。]

这下警察蜀黍彻底哑巴消音了。

正当阮琪就要以“为何我们天朝人英语这么好和如何修炼成腐女精”一事来给警察蜀黍来了个深切的讨论时,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室内的尴尬气氛。

阮琪看了一眼某哑巴。

“ 入ってくる 。”某哑巴故作高冷的开了口。

[哇!瞬切日文!]

你激动个甚,他本来就是日本人。

“咔哒”

——门开了

来者是一位长着灰猫脸的兽人。

随着他的步伐,脸上胡须一抖一抖的,老好玩儿了!

咸鱼看着脑袋上也在不停地抖着的耳朵:
[好想撸把毛。]默默地伸出咸鱼爪子。

“报告,木直警官,”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的猫脸男,斜了阮琪一眼。

阮琪果(ren)断(song)的收回了她罪恶的咸鱼爪。

猫脸男转过身,将手中的板子递给了被他称作“木直”的警察,也就是刚刚和阮琪互怼的警察。

“这个是有关她的资料。”

木直接过板子,眼睛一扫,这一扫不要紧,这一扫可差点把他的眼睛给瞪了出来。木直伸出手,把板子上面夹的那张纸掀了起来,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几来回。

阮琪凑近一瞧,发现上面除了她现在的绷带照和性别以
外什么都没有时,也被吓了一跳。

[呦呵!什么都没有。yeah~看来我可以不用担心我的咸鱼人生了。]

孩纸,既然是作为一名踩了狗屎运的咸鱼,你高兴的是不是太早了点。

“只有这么点?”

“是的,无论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都找不到有关她的资料。”

“……辛苦你了,猫郎君,你先下去吧。”

“木直警官,还有件事……”

“嗯?”

“现在警局外站着个小孩,怎么劝都不肯走,说一定要见她一面……”

“妈耶!朕的小绿子”

猫脸男一顿,斜了阮琪一眼。

“额,你继续,继续。”

猫郎深吸一口气,忍住被咸鱼打断的不快,尽量用着平静的语调来继续陈述。

“还有,他说,是他救了她,如果她有什么事的话,他也是有责任的。”

“噗……好吧,让那孩子进来吧,猫郎君。”

“是。”

“哒”

关门声

——猫郎走了

木直回过头,再次面向阮琪:“容我重新介绍一下,我叫木直,木直物人;刚才那个被你打断的是猫郎,猫郎灰。”双手叠在一起,托住下巴,“是那个孩子救得你吗?”

“是啊,是‘小绿子’救得朕。咋了?你是不是因为没有救到朕而得不到朕亲赐的称号而难过啊?”

阮琪不仅丝毫没有打断别人所说的话的愧意,而且还更加的一语惊(气)死人不休了。

“那么就赐给你一个称号吧!你的名字用中国的汉字来写的话是植物人……要不……就叫你植物人吧!”

“……这样吧,”话锋一转忍住想打咸鱼的冲动“让你和那孩子碰完面后就把你送到中国大使馆吧。” [这孩子的脑回路,额……有点……额……清奇。]

“你个植物人想干啥?”

“送你回家啊!还有,我叫木直物人。”

看看,别人警察蜀黍都嫌弃你,都想把你赶回国了。

“不回!”嗖的一声,咸鱼站了起来。

本来是想用“思乡之情”来让阮琪回去的木直在听见这话时一愣。

“为啥?”[这熊孩纸咋不按理出牌啊!]

“不管,我就是不回!”咸鱼将面前桌子拍的吱呀吱呀响。[我才不想再过一遍天朝高中狗的地狱般的高中洗礼呢!我才不想搭11路车更不想坐轮船!]

“你不是说你是中国人吗?”[这熊孩纸手劲真大,连铁桌子都快要被她拍坏了。]

“不回,坚决不回!”[打死都不坐船。]

咸鱼,你是不是忘了还有飞机这样的存在了。

“你要是拒绝的话,我可就算你偷渡了。” [不行,不能让她把桌子拍坏了。拍坏了可是我出钱!]

咸鱼表示很生气,咸鱼表示想虐人,咸鱼表示更想怼人。

[我去,你这是在为难我阮咸鱼!本咸鱼怎么能够向植物人屈服呢?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不是找不到我的资料吗?怎么可能送我回去?”
“可恶的植物人,别想蒙我!”
“你以为我只有三岁吗?”
“你是不是把我们大天朝人的智商看得太低了!”
balabalabala……

“你真的不回去?”头上出现了井字。[这孩纸咋这吵。]

“不!”死命摇着咸鱼脑袋。

“那……”

“嗯?”

“只好采取强硬手段了。”

木直起身,迈出了他的大长腿,向阮琪走去。

“你、你想干啥?”[哇!腿好长,不是,本咸鱼感受到了迫协,不行,不能怂。]瞟了一眼木直,看见了他死灰色的脸蛋儿,瞬间怂成死鱼,[妈耶!植物人好可怕,嘤嘤。]

蜷起腿缩成咸鱼球状。

木直不为所动。

“小心……”

“嗯?”木直身形微微一顿。

“小心我告你强迫未成年儿童啊。”声音越说越没底气,到最后完全消了音。

“你没有国籍。”木直继续朝咸鱼走了过来。

咸鱼默。

“所以乖乖听话,回国。”

“不!!!!”

一声狼嚎又一次穿破了警局上方的天空,吼得那叫个呼天抢地,声泪俱下,人见犹怜啊。








那么,正当植物人与咸鱼相怼甚欢时,我们可耐的。的小绿子又在干甚呢?

来,让我们把视线移到警局大门口。

“请、请让我进去!”

“小朋友,这儿可不是你能进来的地方。”

“但、但是,我、我的朋友在这里!”

“就算是这样你也不能进去啊。”

“我、我要保护她。”

“小朋友,听话啊,回去吧,你的母亲不是还在等着你回家吃饭吗?乖,回去吧。”

“我、我是吃了以后才来这里的!”

“……”

猫郎刚推开警局大门,脚还没迈出大门呢,只见……

一个长着绿色头发和一双会说话的绿色大眼睛的小男孩儿正站在警局门口与警卫大叔争论。

他的双眼里充盈着泪水,眼看就要落下来了。

论“一门心思想找回自己喂养的咸鱼的饲主的缠人度与在警局门口拦住想找回自家咸鱼的饲主的警卫大叔的心里阴影形状。”

来来来,开局了啊!
我出五毛的两倍价,猜是心脏的形状。

然鹅,一门心思与门外的警卫大叔争论的“小绿子”并不知道门内的一大一小俩人正用英语互怼欢乐。

嗯……
要是知道了就好玩了。

只见,刚才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的“小绿子”在看见了出来的猫郎后,就像见了老乡似的,眼泪“啪嗒啪嗒”的落在了地上。另一边还在和咸鱼的饲主进行“讨论”的警卫大叔,用一种终于得救的眼神看着猫郎。

警卫(敬礼状):“猫郎前辈”
小绿子:“灰毛猫叔叔!”
猫郎:“……”

[猫郎·不喜欢被叫猫·讨厌咸鱼爪·灰]表示,在差点经历咸鱼爪事件后,现在有一种想反手一巴掌呼死这团绿油油的小东西的冲动。

但是身为人民公仆的猫郎灰即使是遇到这样的事件,依旧是一边再心里念叨着自己是人民警察不能与这种童言无忌的小朋友计较,一边表面上毫无表情的(?)死命握紧了拳头迈开步伐向“小绿子”走去。

深吸一口气,艰难而又隐忍的缓缓的从口中吐出:“你是来找那个满脸都是绷带的人的吗?”

“是、是的!请、请带我去见她!”激动到不能自已的小绿子眼泪流的更凶了。

“那好,”猫郎顿了顿,看了看这孩纸的眼泪,心里不造为何有种罪恶感,勉强伸出了手,“和我一起进去吧。”

“谢谢叔叔!”

猫郎牵起了小绿子的手,迈向了警局大门。

然鹅,这一灰一绿前脚刚进门,后脚就听到了一声惨叫。

猫郎:( ・_・)    看透了一切的眼神
小绿子:∑(❍ฺд❍ฺlll)

没两秒,就看见一大拖着一小艰难的移动着,小的满脸都是绷带,不过可能是因为这两人的争执,那小的脸上的绷带看起来好像有点松动,不过它的主人好像并没有注意到。

那大的满头大汗的拖着那小的,地面硬生生的给那小的的双脚拖出了俩黑色的痕迹。最重要的是,那一大一小俩神经的嘴里,居然飚着能让英语老师气死的一口流利的英语来互怼。

次瓜群众们看得目瞪口呆。

英语老师:我交给你们的英语就是这样来用的吗?为师的心好痛啊!

“回去!”[我去,这熊孩纸咋这重?]

“不回!本咸鱼坚决不回。”[才不上你的当!]

“反对无效,你必须回去!”[这孩纸,咋和我看到的中国人不同?]

“不!我要做一条咸鱼。”[坚决不回天朝的高中!]

“你的人生追求呢?”

“扔了!”

“…………你的脸呢?”

听到这一问题后阮琪表情一顿,随后抬头,用着怎么听怎么严肃的语气和怎么看怎么严肃的神情对着木直说:“看你这么想要,当然是给你吃了呀!”

木直:   (艹皿艹 )
咸鱼:╮( ̄⊿ ̄)╭

摸摸可怜的被no face的咸鱼气的冒烟的植物人。

小绿子表示:原来我捡来咸鱼(划)的人这么666吗?居然和警察蜀黍怼的这么欢乐(不是)?

阮琪一歪头,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绿子!”

这一激动,阮琪在木直怀里挣扎的更剧烈了,脸上的绷带更松了。

“你个植物人,朕是你能瞎动的吗?放开朕!”

“你回个国就这么难吗?还有,别再叫我植物人了!”

“不干!”死命的晃着咸鱼脑袋。

“刷”

阮琪脸上的绷带被甩了下来。

拽着咸鱼的木直物人愣住了,站在门口的猫郎灰愣住了,站在猫郎灰身边的“小绿子”也石化了。

在一旁看热闹的次瓜群主也愣住了。

[妈耶!会不会丑哭他们!!!!!!!!!!!!]

阮琪小同学的内心被震撼得只来的及留下来了这么一长串的感叹号。




我需要停更搞学习了,因为考差了。
大概会在暑假时再更。
我是个高一的啊。嘤嘤嘤(掩面哭泣ing)

【我英乙女】我只想当条咸鱼(二)

来来来,开局了啊,猜登场人物的身份了。








“雾艹,疼死本咸鱼了!”
“砰!”

“狼嚎声”带着它的小伙伴“巨响声”划破了天际。
3
现在,一位名为[阮·废咸鱼玩家·琪]的木乃伊(?)正四肢僵硬地躺在某家医院的某间病房里的某号病床上,嚎的死去活来。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阮琪嚎的这么吓人呢?

来,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几秒前。

那时,在真正意义上醒来的阮琪正盯着白晃晃的天花板发呆。

突然……

不造为啥脑子一抽。

嘛,也可能是病犯了,就蹦出了一种【想像小说中那样,把自己扇一巴掌,看看自己究竟是眼瞎还是幻觉】的想法。

然后……然后因为想抬手给自己一巴掌而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发出了一声悦耳动听(?) 的狼嚎。

这声狼嚎把趴在她身边睡觉的人吓得连人带椅子一起倒了下去,撞上地板,发出了“砰”的巨响。

她这一嚎,也顺利的牵动了脸上的肌肉,疼痛从面部直逼大脑。

然鹅,阮琪并没有管这些,现在她关心的是……

“雾艹,要是毁容了嫁不出去了咋办?”

这才是重点吗,童鞋?

[妈呀,我本来就长得不好看,要是残了的话就真的是见了鬼了啊!妈妈咪呀!我还想嫁个人后登上咸鱼人生赢家的宝座呢!]

阮琪的内心是悲愤的,阮琪的内心是绝望的,阮琪心情苦闷内心复杂,阮琪表示她需要什么来抑制住她波澜起伏的心灵。

“那、那个……”一颗原谅色的脑袋从阮琪的病床旁冉冉升起。

“哇!原谅色的僵尸啊!”

“那、那个,先、先冷静一下。”

“妈呀!原谅色僵尸说话了啊!”

“那个……”

“妈耶!原谅色僵尸居然在说日语!我咧个大擦!僵尸啥时这么有文化了?”

[等等……好像有啥不对?]

“那、那个撒……我不是坏人,那、那个,是我把你救回来的,所、所以……请、请冷静一点……好吗?”

大脑当机一秒

“欸?”

两秒

“ 你怎么不说话了? ”

三……

“我去,本咸鱼虽然能听出这是日语,但是本咸鱼会的日语仅限于从动漫上学到的啊!”

阮琪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language危机。

[本咸鱼虽说是个English学霸,但不是Japanese学霸啊!]

阮琪,你是在炫耀吗。

突然之间好想打人怎么破。

我们在感叹阮琪小同学终于察觉的同时,不得不感叹一下她的大脑反应为何如此之慢。额,不对,而是她的脑回路为何如此之清奇

[臭水沟还能跨国?]

这是某咸鱼此时的内心活动。

阮琪,你歪楼了造不造。

“那、那个?”

“你这个原谅色僵尸就给我闭嘴!”

好嘛,现在轮到阮琪换上要次小孩的表情了。

于是那颗原谅色的脑袋成功的被阮琪那要次小孩的表情吓得默默地缩了回去,不过那绿祖母色的眼睛还是在盯着阮琪,一眨一眨的,还泛着点点水光。

我的天,阮琪,你居然能够对这么可爱的原谅色小盆友下手(?),你良心何在?

即使是看到这么楚楚动人,啊不,泫然欲泣,还是不对,可怜兮兮(好像还是有点怪)的表情时,我们的阮琪小童鞋依旧不为所动。

好吧,她没心没肺也没肝。

室内呈现出一片诡异的沉寂……

阮琪盯着那颗原谅色的头,眨巴着她的黑色的大眼睛。

[总感觉这个配色……有点……眼熟?]

那颗原谅色的头也盯着阮琪,也眨巴着他的绿色的大眼。

[麻麻,她的眼神好阔怕,嘤嘤。]

最终,原谅色小朋友因忍受不了这诡异而又尴尬的气氛而甘拜下风(?),找了个借口撒丫子跑了。

于是乎,现在室内就只剩阮琪这一条咸鱼木乃伊了。

[所以,本咸鱼没挂?]

系统提示:恭喜您的大脑终于恢复了正常。

[Oh,yeah!太棒了!我没还die~lucky~]

刚准备来一场尬舞,来庆祝自己还没dai时,又一次愉快的牵动了自己的伤口。

阮琪身形一滞,发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

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已故的法老了。

妈耶!大家快来看啊,病床上躺着一条好大的咸鱼法老干!(喂!)

[等等!我去,我现在这是哪儿啊?]

虽然头和身体不能动,但眼睛还是能动的,于是阮琪就操控着身上这唯一能动的器官,观察起了四周。

映入眼帘的是白茫茫的的一大片,四周的景象除了白还是白。鼻翼动了动,发现鼻腔里伴随着若有若无的痛感外还有一股子浓重的消毒水味儿。

[医院?]

阮琪才后知后觉的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身体。

发现除了眼睛有点涩外,肺部只有那么一丝丝的胀痛了, 胃部有的也只是微微的不适感。

突然……

“咕噜咕噜咕噜~”

你没听错,这是就从阮琪胃袋里所发出的抗议声。

[好嘛,现在本咸鱼就快要被饿死了。]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阮咸鱼并没有尴尬的感觉并且还张望了下四周后最终还是打消了独自觅食的想法。

“朕饿了,小德子,传膳。”

然鹅,并没有人鸟阮琪。

[好饿,好饿啊,所以……本咸鱼睡了多久?]

就在阮琪正在想是不是要以[比“被人追杀致死”还要可怕的结局“被饿死”]来开一个脑中讨论小会时,随着一声轻微的“咯嚓”声,门开了。阮琪一瞅,哟!原来是那个原谅色的小朋友提着食盒回来了。

顿时,态度来了个180°大翻转,马上对着那位原谅色小朋友笑了粗来,可还是被脸上的伤口疼的咧了咧嘴,但眼睛始终是盯着那个食盒的。

论食物对吃货的吸引力。

提问:

你能想象一个像是从金字塔里带出来的法老正躺在床上正对着你笑的情景吗?

我觉得原谅色小朋友可以为我们解答疑惑。

原谅色小朋友表示他只是个来送饭的,但看见她笑时好方。

但还是出于责任心,以及担心阮琪被饿死,还是艰难的迈开了步伐,缓缓的向病床走去。

避开那个让自己摔倒的凳子,换了个凳子在阮琪旁的坐了下来,打开了食盒,摆开了筷子,端端正正的放在了阮琪面前。

看起来阴影还是没有消除嘛,摸摸你可怜的小同学。

然后,就接收到了阮琪怨念的眼神。

[孩子,你这样让我咋吃?说,是不是瞧不起残疾人?是不是?同学,你造不造,残疾人也是人,难道你老师没教过你吗?。所以,小绿子,还不快来帮朕用膳。]

然后原谅色小朋友就在一边诡异的 [我怎么能够看出她在想什么?] 想着,一边认命的拿起了筷子,充当起了“小绿子”的责任。




筷子在阮琪嘴里发出“咯嚓咯嚓”的声音,力道之大,连带着“小绿子”的胳膊也随着阮琪的嘴的一张一合而颤抖着。

“慢、慢点吃,没人会和你抢的。”

看着面前那个看起来有着一副快挂了的木乃伊的外形的人,此时却有一种快要把筷子咬断的凶残吃相,原谅色小朋友再次表示心好累。

问:自己捡回来的木乃伊吃相和狗一样凶残咋办?在线等,急!

[还好,筷子是从家里带来的铁筷子。]

现在,小绿子也只能这样庆幸了。

“咯嚓,咯嚓。”

听着这一口已经超出了24K钛合金一大截范围的可怕声音,小绿子的背后湿了一大截。

[嘤嘤嘤,妈妈,好阔怕,快来人救救我,嘤嘤嘤。]







作者的话:
        十分短小的一篇。
        那个啥,我真的是新人哈,写文也是第一次,不骗你们,所以更新会有些慢,请谅解(鞠躬)。
        大概一周左右会来一次更新。
        这一张比较短是因为我卡文了(没错,你没看错就是卡了)以后应该会稍微快一点吧。
        虽然这一次的文我也改了很多遍,但还是感觉很水。
        最后感谢大家来观看(鞠躬)。
     

【我英乙女】我只想当条咸鱼(女主人设【暂定】)

姓名:阮琪
性别:女
身高:170+(骚女,你一定是想超过轰总)
属性:腐!!咸鱼!!(什么鬼?)触!
外貌:刚刚齐肩的头发,黑发黑眼,有点女生男相,所以干脆男扮女装【啥?】,平时喜欢把头发扎起来,内心活动剧烈,衣品极差(堪比某蛞蝓【某蛞蝓:小的们,上。我:等等,chuya你人设崩了。[被群殴]】)。

【我英乙女】我只想当条咸鱼(一)

新人,第一次发文
长篇,穿越向,不ooc(辣是什么?)
原创女主废咸鱼一条
只有个性玛丽苏其它都是辣鸡

以上?

开播

阮琪,一名普通的天朝女高中生,她从小就有一个“远大”的志向,那就是——当一条废咸鱼。

没错,既不是你眼瞎也不是你看错,就是“废咸鱼”。是超越了普通的咸鱼,已经废掉了的那种。

嘛,再简要点概括,就是那种懒到废到连翻身都懒得翻了的那种。

阮琪还有条座右铭——我所带的盐=一般的咸鱼带的盐 X10 。

渍渍渍,瞧瞧,出息。

但是……
残念,哪怕你是一条再废的咸鱼,老天爷也总会变着花样的让你翻身。

such as now

视线回到阮琪身上。

我们可以看见,此时的阮琪迈开了双腿,正拼了老命似的一路向前狂奔。

[我只不过是在睡觉前许了个“既然这一世的咸鱼已经做不成了,那么我希望来世再来做一条废咸鱼”后怎么一觉醒来整个世界观都颠覆了啊!!!]阮琪此时的内心是无比悲愤的,[我的愿望是“做一条‘废咸鱼’,而不是“一条活蹦乱跳的‘鲤鱼’”啊!]

在面临此等危境内心依旧是想着自己的“废咸鱼”人生大计还未实现的阮琪废咸鱼小童鞋,并没有停下她的脚步,反倒还加快了不少。

哈?你问为她啥跑?

来来来,咱们将镜头转向阮琪的身后。

此刻,我们可以看到,在阮琪的身后,有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正在追赶着她。

不,准确的来说他们并不能被称之为人。

因为,只能勉强看出他们还是拥有着人类的外形罢了。

不过,看他们一脸要次小孩的凶神恶煞相,就知道他们绝逼不是什么好人。

所以……

“妈妈咪呀,有怪兽要吃咸鱼啦!!!!”

这是源自阮·本作女主·渴望废咸鱼人生·琪的源自内心的绝望(的嘶吼。

[这绝逼是真人版《生X危机》!]阮琪一脸的生无可恋+悲痛到无法自拔的想着,[劳资连中考时都没有跑这么快过!]

哇!快来为阮琪鼓掌,恭喜她超越了自身的极限。

有句老话说得好,叫做:“皂滑弄人”。

由于阮琪的这一个晃神,没有看见脚下的一块凸起,导致了左脚踢中了那块硬邦邦的凸起;又由于踢中了那块硬邦邦的凸起,导致了重心不稳;又由于重心不稳,导致迈出去了的右脚“咔擦”一声,崴着了。

这一系列的蝴蝶效应,最终导致阮琪“咻”的一声,滚了粗去。

还是脸朝地面的那种。

嘶~脸疼。

不过,正是由于这一瞬间的加速,也因祸得福,成功的将后面那黑压压的一大片给甩开了。
  

但,又有句老话说的好,叫做:“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没滚多久,倏地,在阮琪翻滚的轨道的正前方出现了一个约摸有七十五度角的大斜坡。于是正在翻滚的阮琪,一下子就顺着斜坡飞了出去,形成了一道华丽(?)的抛物线。

可怜的孩纸。

更揪心的是,在陡坡的正下方,连着一道臭水沟。而好死不死的,阮琪就的脸就正对着这道臭水沟,一头栽了下去。

这祸都仨至了。

“”噗通”

“啊!!!唔!!!……”

污水侵蚀着面部的伤口。

面部传来钻心的痛楚,忍不住叫出声来。

正是因为痛到叫出了声来,张开了嘴。一大口污水趁虚而入,冲进了她的鼻子和口腔。

污水死死的压住了五感。

“!!!”
双手不停的挥动,但由于缺氧,只能做无声的挣扎。

阮琪觉的自己要窒息了,鼻腔里火辣辣的疼;肺部也被灌满了水,感觉沉重无比; 由于胃部被灌满的水是最多的,更是一阵翻江倒海。

那种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真的是要了阮琪的老命。

[好……好痛苦……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遭遇这种事?]

渐渐的,污水把身上的伤口包围了,同时也冲开了上面的痂, 使得有些明明已经结痂了的伤口都裂开了。

“唔嗯嗯!!!”[好痛!]

痛得睁大了双眼,眼里布满了细细密密的血丝,眼球也微微凸起。睁眼用力过度导致眼角快要被撕裂;脸上的伤口血肉模糊,肉块都拧在了一起,看不出来任何表情。不过从阮琪身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连带着皮肤表面一起不停的跳动着可以看出

——她很疼。

双手死死的抓住自己胳膊,一不注意,用力过猛,手上的指甲狠狠地伸进了肉里

——这使得伤口变得更多了。

污水见缝插针,溜进了指甲缝里。

[雾艹,要留疤了!]

这是阮琪此时此刻的唯一想法。

污水更加疯狂的侵蚀着伤口,指甲也更加深地伸进了肉里,伤口也更加得疼。

由此不断的恶性循环着。

渐渐的,眼前的景物开始出现叠影。

    
[欸?怎么回事儿?]

眼前的景象由重影变得模糊,眼皮也开始变重。

[不……不行……不能……就这样……晕了过去。]
阮琪迷迷糊糊的想着。

[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一定……会像炮灰一样……毫无意义的……死……]

[等等……死……?]

这一瞬间,眩晕感全无,恐惧感以心脏为起点迅速蔓延到了全身。

[不!我一定要活下去!]

极力的挣扎,双手胡乱的挥舞着,用尽全力想要逃脱。

不过这一切都是徒劳。

刚的逃跑已经耗尽了她的体力, 很快的,她的手的摆动速度又一次的慢了下来,再加上刚刚的那一下的挣扎更是让她体力透支的更加彻底。

现在她的身上有的只是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暴起的青筋、发疼的大脑、极端的痛苦以及蔓延至全身的恐惧感。

[不要啊!!]

在这一片污浊到看不见光亮的下水沟里,阮琪缓缓的抬起了双手。

用力,向上

[我不甘心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啊!]

但,即使是这些也不能完全盖眩晕感,很快的,视线开始又一次的模糊起来。

[我虽说是啊……想要做一条废咸鱼。]

手,又挥了几下。

[但是啊……但是……我才……我才……不想死得这么的……不明不白啊!]

又一次的挣扎了起来,但仍旧是抵挡不住再次席卷而来强烈的眩晕感。

[不……我……一定要……活……]

视线逐渐被水侵蚀。

【活下去】



阮琪醒来后,周围什么都没有,连声音也没有,安静的可怕,但奇怪的是

[总感觉很安心……这里。]

阮琪迈开步伐,向前走去。

[明明以前是那么怕黑的。]

“咯啦”

耳畔传来一阵什么东西裂开的声音。

[玻璃?]

“对不起。”很轻的女声。

[谁?]

“再见。”

[什么?]

“咯嚓”

[又来了]

“咯啦”

而这一次的破碎声像是刮在了耳膜上,刮得阮琪脑仁生疼,干脆捂住了耳朵。

[好吵]

“咯啦”

之后不断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没有再刮在琪耳膜上了,而是一下一下的朝内心深处蔓延。

在快要蔓延到心底时,戛然而止。

……

[消失了?]这样想着的阮琪放下了捂着耳朵的手。

突然,不知道从哪爆发出的巨大的负面情绪侵入了她的心底。

[什、什么,到底是什么?]

如潮水般的负面情绪压得心脏生疼。

[到底是什么?到底是谁?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多的负面情绪?]

悲伤、愤怒、痛苦还有许多不知名的情绪一点点的侵蚀着阮琪内心。阮琪只好把自己缩成球状,独自抵御着这些能够把内心压垮的负面情绪。

但阮琪感觉到了在这些情绪中出现了一丝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等等,还有好像还有一丝什么,那是什么]

阮琪想搞清楚这些负面情绪的来源,巍巍颤颤的站了起来,向前方走去。

可是这些情绪对于她来说太过于沉重了,根本不能对抗。

不得已又缩成了一团。

不知过了多久……

而再次抬起头来看到的却是一片白晃晃的天花板。

负面情绪随着黑暗消逝了。





哇⊙∀⊙!新人发文发的好爽。

这里是新人,
LOFTER上第一次发图献给欧叔,
大爱我欧叔,
上数学课时的手抖。
我觉得我这个数学只能考六十几分的完蛋了。😂
emmmm,相素被吃系列。
弱弱问一句,有没有同款数学书?